2013年全球大势预测

2022-04-21 10:09:17 阅读:

内特·西尔弗(Nate Silver)让事情看起来如此容易。这位《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统计学家曾预言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总统大选中获胜,他表示他用来预测大选或赛事结果的方法“没那么复杂”。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他一样理解他的方法。

现在,英国《金融时报》的专家们正勇敢地以他们的名声为赌注,做出他们自己的预测。

佩吉·霍林格(Peggy Hollinger):英国经济会三次探底吗?

不,不会出现通常意义上的三次探底。不过这个问题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广泛认可的衰退定义是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萎缩,这一定义与英国经济的状况极为不符。2008年至2009年英国经历了可怕的衰退,随后经济略有反弹,自2010年年中以来基本持平。要不要把经济下行看作探底,上升看作复苏不是问题的关键。若由于奥运会带来的亮点已逝而导致我们第四季度再次出现经济萎缩,再继之以一季度的轻微下行,有些人可能会将之视为三次探底,并认为很严重——不过我不会。2013年真正的问题在于,英国能否重返持续性的增长轨道,不幸的是这一问题的答案仍然不能确定。

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我们会发现火星上存在生命的确切证据吗?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好奇号(Curiosity)火星探测器对火星土壤和岩石的化学分析结果,将成为2013年大众最翘首以盼的科学成果。这台火星车大小与一辆汽车相当,它于2012年8月着陆,车上的机器人装置已开始按部就班地开展工作。有传闻说这些装置已经发现了生命存在的化学迹象,在一个月前引发了轰动。在即将到来的一年里,好奇号将在这个红色尘土覆盖的星球爬行很远,期间还会停下来挖掘或者钻取样品,车上的机器人实验室会将这些样品“烹一烹”、“闻一闻”、“尝一尝”。通过这些步骤,好奇号将寻找一类分子的明确化学迹象,这类分子只可能来自生物过程,不论是过去发生的,还是现在发生的——这将会更加激动人心。如果好奇号真的找到一只活火星虫,太空生物学家会感到震惊,但多数太空生物学家表示,火星的地质发展史为其过去拥有生命提供了可能,而其中有的微生物现在可能仍然活着。我预言2013年年底前,我们将会找到火星生物的明确生化证据。

克莱夫·库克森:2013年发达国家“四大”央行中的任何一家会提高干预利率吗?

不会。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欧洲央行(ECB)、日本央行(BoJ)以及英国央行(BoE)的货币政策确实极度宽松。它们中短期干预利率最高的是欧洲央行的0.75%。除此之外,这些央行已运用了广泛的非常规手段,这些措施极大地扩张了它们的资产负债表。然而没什么理由预期2013年利率会出现任何上升。原因很简单:在信贷引擎修复、经济复苏之前,央行是不会收紧政策的。此外,即便它们要收紧政策,第一步也是先逆转过去资产负债表的扩张,然后它们才会提升利率。这四大央行中最先提高利率的应该是美国,因为美国经济可能最先复苏。不过也可能是欧洲央行,尽管只是因为该行一向对通货膨胀过于敏感。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巴拉克 ·奥巴马(Barack Obama)会下令轰炸伊朗吗?

不会。借用丘吉尔的比喻,美国总统倾向于在“打打杀杀”之前先“吵吵嚷嚷”。奥巴马会寻求与伊朗开展直接的双边会谈。目前还无法保证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会同意进行这种会谈,但是加大制裁力度已产生了强有力的敦促效果。如今,金融制裁及石油禁运已给伊朗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困难,此外该国也担心再次爆发“绿色”革命。现在,美国似乎已做好了谈判准备,而谈判议题远远超出伊朗的核野心,还会包括诸如美国安全保障之类的问题。而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则会试图将奥巴马拽向另一个方向,催促美国尽早攻击伊朗核设施。但由于这位以色列总理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支持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并计划在约旦河西岸(the West Bank)扩建犹太人定居点,白宫根本就听不进他的主张——2013年或将成为美以之间激烈争吵的一年。

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2013年初大选后马里奥·蒙蒂(Mario Monti)会留任吗?

许多人都希望如此,不过他们多数不是意大利人。外部市场和焦头烂额的欧元区领导人都在紧张地等待意大利大选结果。大选很可能在今年2月举行。目前,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为了打败持民主党人与前共产主义者构成的中左联盟,不惜以平民化的滑稽形象孤注一掷。马里奥·蒙蒂这位技术官僚总理将会放弃其中立立场(或者正如一家支持贝卢斯科尼的报纸所说的“贞操”),加入选战以保卫自己的“遗产”。这场选战一定会丑陋不堪。自上世纪90年代初战后秩序被打破以来,意大利政坛从未像现在这般风云变幻。蒙蒂所带领的中间派成员面对的是一群深怀不满的选民,他们对经济衰退和增税感到厌倦,对腐化堕落的政治精英感到愤怒。由于蒙蒂的支持率不够高,无法干净利落赢得大选,他可能会面临一个选择:要么成为国家元首(这一角色十分重要,但无权参与政策制定),要么在与民主党人联合组建的政府中出任财政部长。我倾向于接受后一种可能。

盖伊·丁摩尔(Guy Dinmore):2013年美国GDP会重现危机前3%的趋势增长吗?

不会,增长率不会超过2%。美国政府内部在国家财政未来问题上的持续较量、出口需求的疲软状况以及楼市相对缓慢的复苏进程,都将使2013年成为又一个令人失望的复苏之年——美国已连续第四年如此了。虽然美国相对欧洲仍将算作一大亮点,但离自身预期尚有距离。

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英国四大足球俱乐部会更换教练吗?

对于吸引了全球观众目光的英超联盟来说,2013年将是剧烈变动的一年。2013年夏天,切尔西(Chelsea)很可能会免去拉斐尔·贝尼特斯(Rafael Benitez)的职务。毕竟他接受的只是短期合约,球迷们只能接受他作为一个过渡性人物。曼城队(Manchester City)在欧洲冠军杯(Champions League)中遭遇惨败,很可能会令该队风度翩翩的主帅罗伯托·曼奇尼(Roberto Mancini)丢掉饭碗。至于英超联盟中任职时间最长的教练阿尔赛纳·温格(Arsène Wenger)和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他们的前景就更加不明朗了。温格领导的阿森纳队(Arsenal)7年来颗粒无收,这种情形如果是发生在其他大牌俱乐部,他早就被炒鱿鱼了。不过,这位主教练赚钱的本事倒给该俱乐部董事会留下了深刻印象。目前温格能保住帅位的唯一可能,就是他要率领球队赢得欧洲冠军杯的资格。至于在新年夜年满71的弗格森爵士,在找到足够大牌的人物代替他之前,似乎还得留任一段时间。碰巧的是,何塞 ·穆里尼奥(JoséMourinho)2013年夏天即将赋闲在家。综上所述,在2013年8月开始的新赛季,押注英超四大俱乐部都将易帅是需要勇气的,但是并不愚蠢。

罗格·布里茨(Roger Blitz):德国在2013年9月份大选之后将会出现什么变化?

德国将可能首次出现“黑绿”联合政府。联盟的一方是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中右翼政党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另一方则是源于上世纪60年代抗议运动、由环保主义者组成的绿党(Greens)。由于多年互不信任,组建联盟对谈判双方来说都并非易事。由于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反对与默克尔的基民盟建立大联合政府,黑绿联合政府将成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最后产生的将是一个亲欧盟的联合政府,不过也将是德国几十年来最保守的政府。

昆廷·皮尔(Quentin Peel):2013年希腊经济会停止萎缩吗?

是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预测希腊将在2011年恢复增长,之后调整为2012年、2013年,如今又改成2015年。不过有三个理由能证明今年将会有所不同。首先,最新的紧缩政策令希腊财政状况接近基本平衡——这一成果是相当诱人的,而多轮重组也在很大程度上把希腊偿债时间推迟了几年。其次,银行虽然不是希腊危机的始作俑者,但没有外来援助,银行系统是无法挺过经济萧条和主权债务重组的。由于希腊政府与“三驾马车”(指欧盟、欧洲央行和IMF,译者注)的长期对峙,外来援助已经受阻,因此私人信贷紧缩令希腊危机雪上加霜。而如今,用来对银行体系进行资本重组的资金终于就要来了。最后,希腊部分私有部门状况好于公共部门。这些部门已重获了巨大的竞争力。而一旦完成结构改革,这些部门将会释放出之前受制于极度低效率而无法释放的其他潜能。

马丁·桑德布(Martin Sandbu):英国会不会推进新的核电站建设计划?

不会。英国政府可能已把核能列为优先发展的技术之一,以满足未来的电力需求,但出于多方面的原因,英国需要三思而行。核能发电比较昂贵,由于其建设费用非常之高,总成本要比燃气发电高出三分之一。支持核能的理由一直不够充分,主要取决于脱碳和能源安全这一对紧迫需要如何变化。但在英国经济疲弱不振且更重视能效的情况下,不在非化石燃料发电方面投入大笔资金,也可以实现碳减排。页岩气的开发潜能意味着,英国对进口能源的需求可能会减少。兴建几座核电站的意义很小,不大可能通过规模效应来抵消高成本。作为一个依赖补贴的领域,核能极度缺乏政治支持。联合政府可能在能源政策上发生分歧,但自由民主党倾向于利用可再生能源,保守党则在夸海口。核能怎么样?这两个党派都不是很热衷。估计英国2013年就会闭口不提“核能复兴”了。

乔纳森·福特(Jonathan Ford ):尤利娅·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是否会被释放?乌克兰是否会倒向西方?

都不会。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政府一直坚称,对季莫申科的定罪是正当的,并非出于政治考量。现在退缩可能会令自己颜面尽失。与此同时,欧盟(EU)也一再暗示,只要不释放这位反对派领导人,就不会与乌克兰缔结政治“联盟”或者签署贸易协议。因此,尽管某些协议在文本上达成了完全一致,却将无法签字生效。但乌克兰也不会向俄罗斯靠拢。亚努科维奇和俄罗斯领导人关系也不融洽。如果与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一起加入俄罗斯正在组建的“欧亚联盟”(Eurasian Union),乌克兰就会丧失太多的主权。乌克兰将致力于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一项新协议,借此缓解财政紧张状况。但这个目标无法实现的话,乌克兰可能仍将处于过去二十年来保持的状态——东西方之间一个被遗忘的国度。

尼尔·巴克利(Neil Buckley):西方国家会不会军事干涉叙利亚?

会。西方大国可能干预叙利亚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大约4万人丧生之后,人们对人员伤亡越来越不满。第二,人们越来越担忧,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将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所取代,包括一些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组织。西方国家将首先向自己选定的温和反对派势力提供武器,试图避免这种情况的产生。西方是否进一步军事干涉,可能要取决于随后的事态变化。美国已明确表示,如果阿萨德准备动用化学武器,那么美国就将出手干预。如果战斗严重升级,西方国家很可能使用空军力量设立禁飞区。如果阿萨德政权倒台,可能会带来混乱和血腥的后果。西方国家将承受巨大压力,可能需要向叙利亚派驻稳定部队。无论如何,2013年可能是西方打破军事干涉叙利亚这一禁忌的一年。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2013年中日会不会“擦枪走火”?

不会。但会麻烦不断。对于日本控制的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的争夺,导致中日之间积怨颇深。过去一年,两国已经在海上发生一些小规模冲突,中国各地爆发了多起反日示威游行。安倍晋三(Shinzo Abe)当选日本首相,将无法缓和局势。安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希望放弃和平宪法并大幅增加国防开支。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可能也将提升自己的民族主义声望。然而,发生交火事件将构成较大风险。如果尖阁诸岛遭受攻击,美国肯定会帮助日本。流血冲突可能会迅速升级为一场国际危机。但中日两国都将尽最大努力确保局势不会完全失控。

推荐访问:大势 预测 全球

本站部分信息搜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

copyright 2015-2020 好文稿网